【巍澜衍生||朱厚照/裴文德||参商】

 一身摧折 长离永别

B站:http://t.cn/E7Q5BF7


 弘治十八年,裴文德护驾不力,孝宗崩,刚及束发之年的太子提前继位。

 

裴文德心中只记得父亲耳提面命的戴罪立功,隐于天光之下的缉妖司才是真正的归宿。 可小皇帝的私心却是裴卿的誓愿效忠守护远远不够,他合该把自己赔给他。

 

裴文德一直想让他做一个好皇帝,而朱厚照羡慕普通人的生活,所求的不过是让裴文德陪伴在自己身边。

 

随侍君侧之后,裴文德察觉自己开始神魂不宁,心旌摇荡难以自持,体内妖血出现反噬的苗头,却始终隐忍痛苦,心怀眷恋不忍离去。

 

皇帝夜夜笙歌,后宫无所出,大臣假借改祖制逆天意引起天变规谏皇帝,意在除掉裴文德。

 

最终裴文德为了心魔出家,与皇帝永不相见。

 

武宗英年早逝,君臣十五年,行愿无尽处,那知今夜长生殿,独闭山门月影寒。

 

“从现在开始,你别把朕当君,朕也不会把你当臣。”

 

“你不讨饶也还罢了,你这一讨饶,朕还偏不饶你。”

 

“裴施主,你的执着将带来更大的痛苦。”

 

“朕羡慕那些普通人的生活,他们有父母,兄弟,姐妹,可朕什么都没有,朕只有这把椅子。这把椅子你没坐过你不知道,很凉,真的很凉。朕就这么憋屈着,坐在椅子上憋屈着,一直憋到了正德元年,直到遇见了你。”

 

“为什么世人都能这么称呼你,朕却不行。”

 

“你怎么没为朕想想呢?”


“朕如此待他,他却……“

 

“天下人需要一个皇上,而且需要一个不是自己的皇上,什么宫制,祖制,什么圣人的教诲,把它们统统加在一起,就是要造就一个全智全能,一个一点错误也不能犯的千古明君。”

 

时间线1506—1521,为了架空,小裴的时间线从唐朝移到明朝,照照这边走原剧设定,这是一艘跨越朝代、色调与清晰度的爱情巨轮。


此MV原梗不开放写文授权

【朱一龙||白宇||逍遥引】 

Happy Little Pill 双人混剪


爱既已选中你的身体

那我就允许

且把爱固定在你的嘴唇

眼睛

和眉宇

这里曾有爱 不会被淹没

这里曾有欲 不会被吻去

【巍澜衍生||罗浮生/杨修贤||携酒成欢】

洪帮小少爷在线教您请贤入瓮

【镇魂||巍澜||云荒】 千载相逢如初见

【巍澜衍生||何开心/韩沉】蝴蝶骨

你的身体是山顶众神的宫殿 流出活水的江河
---------------

他放下手中的书本,俯卧在床头拱起后背,昏黄的夜灯下拉出伶仃长影,脊柱一节节突出,诱发触摸欲望的蝴蝶骨顺着肩膀浮凸的骨节伸展开来,窗外树影透过月光印在柔软的躯体上,编织成微微晃动的天然蕾丝图案,无形枷锁严丝合缝地包拢着瘦削的刀锋,虽然久未出鞘,他依然是凛然冰冷的。

你看着自己一手塑造的伽拉忒亚,他的脸颊线条散发温柔的气息,他终于懂得在接吻时闭上眼睛,眼角眉梢露出一点凄凉的期待。冰山融化,满湖春意在晚风下的碧绿微波里无所适从。

他被你放置在金雀花丛里,颤抖的嘴唇在夕阳下品尝起来是莓酒的香甜滋味,夜幕渐沉,朦胧醉意后欲望...

【巍澜衍生||何开心/韩沉】昏色游戏

 他一次又一次被迫接受强加于身上的昏色游戏,直到死神开始触摸他的脚尖,掩藏在制服里的身躯瘦骨嶙峋,弯下腰去如同被凄厉晚风吹折的荆棘。  

走石墨


【古剑奇谭||越端】 菩提梦

传天墉城二弟子陵端妖物附身,戕害同门,丧德之至。紫胤真人断其仙骨,废去修为,逐出门墙。

孑然一身,抛却前尘,流落于街头行乞,饱受旁人奚落。容若枯木,面蒙尘垢,衣裳破蔽,冷雨幽窗, 奄奄待尽 。


冬夜初霁,雾凇漂浮,覆雪三尺许 。

月从南来,疏影聆风,羽衣青莲,拂尘而出,静穆沉凝,光华煜然。

乐声缥缈,响彻云际,无端跌落游仙枕,枕之雾绕金顶,丹梯万丈,风惊鹤舞,日月交融。余兴未尽,剪罗成蝶,紫云绕室,锦绣纷叠。静几暖炉,温风如酒,玄霜绀雪,竹叶珍珠,荷露醅茗,瑞草清香,芳味世间所绝 。

忽又纵舟于十里荷花之中,天光湖影,恍若云霞。

浮云掩月...